• <dl id="qcajz"><menu id="qcajz"></menu></dl>
  • <dl id="qcajz"></dl> <dl id="qcajz"></dl>
  • <dl id="qcajz"><ins id="qcajz"><thead id="qcajz"></thead></ins></dl>
    <li id="qcajz"><ins id="qcajz"></ins></li>
  • <div id="qcajz"><span id="qcajz"></span></div><div id="qcajz"></div>
    <div id="qcajz"><tr id="qcajz"></tr></div>
    <div id="qcajz"></div>
    <sup id="qcajz"></sup>
    <div id="qcajz"><tr id="qcajz"></tr></div>
    <li id="qcajz"></li><li id="qcajz"></li>
  • <div id="qcajz"></div>
    三亞市財政局行政復議決定書(三財采〔2019〕1號)
    信息來源:中國海南政府采購網 發表時間:2019-02-25

    三財采〔2019〕1號

     

    三亞市財政局行政復議決定書

                                

        申請人:海南瑪西爾電動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

        住所地:海南省三亞市吉陽區上新村田獨衛生院鋪面。

        法定代表人:劉暉,經理。

        被申請人:三亞市吉陽區財政局。

        住所地:三亞市榆業大道。

        法定代表人:許曉劍,局長。

        第三人:三亞市吉陽區環衛所。

        住所地:三亞市商品街95號。

        法定代表人:麥孔武,所長。

        第三人:海南博岳招標投標服務有限公司。

        住所地:三亞市解放三路衍宏現代城11A05室。

        法定代表人:張玉花,董事長。

        第三人:江蘇晶福實業有限公司。

        住所地:南通市通州區平潮鎮通揚北路188號。

        法定代表人:宋澤清。

     

        申請人海南瑪西爾電動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海南瑪西爾公司)不服被申請人三亞市吉陽區財政局作出的《政府采購投訴處理決定書》(吉財采決〔2018〕2號),于2018年12月25日向本機關提出行政復議申請,本機關于12月25日依法受理,現已審理終結。

        申請人請求:一、撤銷被申請人三亞市吉陽區財政局于2018年12月12日作出的《政府采購投訴處理決定書》(吉財采決〔2018〕2號);二、確認三亞市吉陽區環衛所《塑料垃圾桶、電動三輪保潔車、垃圾收集箱等環衛設備采購項目》第2包中標結果合法有效。

        申請人稱:一、申請人系本項目第2包原第一中標候選人,因第三人江蘇晶福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江蘇晶福公司)提出質疑和投訴,被申請人三亞市吉陽區財政局作出的吉財采決〔2018〕01號“中標結果無效,責令重新開展采購活動”的處理決定;二、經申請人向三亞市財政局申請行政復議后,三亞市財政局作出《行政復議決定書》(三財采〔2018〕3號),撤銷了被申請人三亞市吉陽區財政局作出的《政府采購投訴處理決定書》(吉財采決〔2018〕01號),責令被申請人重新作出投訴處理決定;三、2018年12月12日,三亞市吉陽區財政局重新作出了《政府采購投訴處理決定書》(吉財采決〔2018〕2號),但其處理決定與吉財采決〔2018〕01號的決定一致,損害了申請人的合法經濟利益;四、此次招投標程序的實施是嚴格依法進行的,因第三人江蘇晶福公司的報價明顯低于其他供應商的報價,且其提供的相關業績僅能證明其銷售價格,并未能證明其產品質量得到認可且已全面誠信履約,因此,評委會有合理理由懷疑其報價可能影響產品質量或者不能誠實履約,并質疑其報價的合理性,故評委會一致認定江蘇晶福公司投標無效,該認定合法且不存在違規或惡意排斥某公司;五、三亞市吉陽區財政局作出的《政府采購投訴處理決定書》(吉財采決〔2018〕2號)以“其他評委未發表不同意見”認定“評標委員會在評標時違反規定,未盡客觀、公正、獨立評標職責”,認定事實不清;“其他評委未發表不同意見”說明評委會并未對需要專業判斷的主觀評審因素進行協商評分,且無明確證據證明評委會各成員未獨立對每個投標人的招標文件進行評價;六、申請人參與本項目的投標,并以最高得分成為中標單位,申請人中標自始至終都不存在違反國家法律法規事宜,中標具備法律效力。

        被申請人稱:一、被申請人作出的《政府采購投訴處理決定書》(吉財采決〔2018〕2號)未違反法律規定,程序合法。雖然被申請人兩次作出的處理決定內容一樣,但兩個處理決定所依據的主要事實和理由及引用的法律依據不同,所以被申請人重新作出的處理決定書未違反法律規定,程序合法。二、復議申請書中提到江蘇晶福公司提供的業績僅能證明其銷售價格,并未能證明其產品質量得到認可且已全面誠信履約,所以評委會有理由懷疑其報價可能影響產品質量或者不能誠實履約,該說法違背評審的邏輯也超出招標文件的規定。產品質量是否得到認可或者說是否全面誠信履約只有合同履行之后才知道,而在符合性審查階段,投標人只要能提供書面說明,必要時提交相關證明材料即可,并未要求提供產品質量和履約方面的證明材料。三、答復人作出的《政府采購投訴處理決定書》(吉財采決〔2018〕2號)有事實和法律依據,是依法作出的具體行政行為,應予維持。1、關于評標程序。《評標委員會和評標方法暫行規定》第十三條、《政府采購貨物和服務招標投標管理辦法》第五十五條第四款、第六十二條第一款第(四)項及招標文件規定,評委會應本著客觀、公正、獨立、科學、擇優、效益等原則評標;但從調取的2018年6月4日的視頻資料來看,評委會成員并未嚴格按照上述規定,認真客觀科學公正的進行評標。視頻顯示本項目評標委員會在當天評標時,評委會成員在發現晶福公司的投標報價明顯過低時,其中一位評委說相差太遠了超過20%了,讓打電話叫晶福公司提交情況說明,并對其他評委說只要價格波動超過20%就有異常。然后在等待晶福公司提交說明前,一位評委說“像這種交個說明能解決問題嗎?”另一位評委說“如果出現這種異常,我們直接退掉,就不要讓他說明了!” 這位評委又說“讓他交說明看一下,給他一個申辯的機會,再討論一下,說明不合理,直接就否掉他就完了!”,又一個評委說“他有個說明給我們,我們討論一下,定奪一下就完了,口徑要統一!”等。晶福公司交來《情況說明》說明其價格構成,并提到了與廣東省惠州市市容環境衛生管理局三輪電動環衛保潔車采購合同可以作為證明材料,評委會成員大致翻了一下,說該份合同單價是4000元/輛,然后一位評委以本項目第2包的預算價105萬元除以150輛計算是7000元/輛,評委就說相差太大,無法衡量,不具有可比性。然后大家商量得出三個投標無效理由,將晶福公司的報價予以否定。從以上評審過程來看,評委會還是簡單以價格差異大小作為判斷晶福公司報價合理性的基礎,雖然形式上給了晶福公司申辯的機會,實際上卻并未認真仔細客觀公正地審查其證明材料,對于投標無效結論的作出,從一開始評委會各成員都未獨立進行判斷,而是協商討論得出,所以答復人認為評委會作出的評審意見缺乏獨立性、不客觀不科學,明顯違反評標原則,應當無效。2、關于晶福公司的報價是否合理。晶福公司對于該項目第2包的報價為627000元,雖然明顯低于預算金額,但是晶福公司是生產廠家,其他三家供應商均為銷售商。二者利潤計算方法、價格基礎均不同。對此晶福公司投標文件中提供了其公司自2017年1月至8月期間與四家政府采購單位簽訂的同類項目合同,上述合同簽訂時間與本項目招標時間相差不長,但這四家政府采購單位采購的三輪電動環衛保潔車單價在2824元/輛—4000元/輛不等,而晶福公司在本項目第2包中電動三輪保潔車的報價單價折算為4180元/輛,比其之前簽約的四家政府采購單位報價都要高。《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采購法》第十七條規定:“集中采購機構進行政府采購活動,應當符合采購價格低于市場平均價格、采購效率更高、采購質量優良和服務良好的要求”。答復人認為晶福公司是生產商,在生產、銷售利潤空間上本身就具有一定的優勢,所以定價比其他供應商低符合常理,再結合其公司歷次中標簽約單價都低于本次投標單價的事實足以證明晶福公司的報價有事實基礎,符合市場價格要求,具有充分的合理性。所以評標委員會以《政府采購貨物和服務招標投標管理辦法》第六十條規定否定晶福公司的報價合理性違背客觀事實,沒有法律依據。基于以上兩點,被申請人認定晶福公司的投訴事項成立,因該投訴事項的成立已經影響到采購結果,故作出“第2包中標結果無效,責令重新開展采購活動”的處理決定。

        綜上,申請人的行政復議請求無事實和法律依據,請求復議機關駁回其行政復議申請,依法維持答復人作出的《政府采購投訴處理決定書》(吉財采決〔2018〕2號)。

        經審理查明,三亞市吉陽區環衛所《塑料垃圾桶、電動三輪保潔車、垃圾收集箱等環衛設備采購項目》(項目編號:HNBYG2018-056)于2018年6月4日組織開評標,參加該項目第2包競標的供應商共有4家,即申請人海南瑪西爾公司、第三人江蘇晶福公司、深圳市合力馳電動車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深圳合力馳公司)及海口藍天碧水環境保護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海口藍天公司)。

        該項目第2包的預算金額為1050000元。海南瑪西爾公司報價為1020000元,深圳合力馳公司報價為1020000元,海口藍天公司報價為1027500元,江蘇晶福公司的報價為627000元。在2018年6月4日評標過程中,評委會認為江蘇晶福公司報價過低,遂要求該公司提交書面說明;江蘇晶福公司于評標現場提供一份“情況說明”,說明該公司的報價為“成本+稅金+合理利潤+服務費,報價正常合理”,同時,該公司提供與惠州市市容環衛管理局、南京市溧水區城市管理局等單位簽訂的采購合同,證明報價的合理性。同日,經評審專家討論一致,作出《投標無效說明》,即認為江蘇晶福公司的報價偏離招標價格約41%,價格存在明顯異常現象,根據《政府采購貨物和服務招標投標管理辦法》第六十條及招標文件第十九頁投標人須知中規定的“投標無效”第(十五)項情形,認為江蘇晶福公司屬無效投標,理由為:1.可能影響產品質量、2.所提供的書面說明材料無可比性、3.不能證明報價的合理性。

        第三人江蘇晶福公司因報價無效,未能通過該項目第2包的符合性審查。經評審,第2包第一中標候選人為海南瑪西爾公司,第二中標候選人為深圳合力馳公司,第三中標候選人為海口藍天公司。2018年6月12日,第三人江蘇晶福公司提出質疑;因對質疑不服,7月2日提起投訴,其投訴事項為:1、第2包采購評標過程存在違規行為,惡意排斥、對參與供應商實行區別待遇,認定投訴人投標無效存在歪曲事實、惡意廢標;2、對第一、第二、第三中標候選人在投標文件中提供的證書資質真實性有異議;3、吉陽區環衛所項目負責人在評標過程中左右評標委員會意見,有意讓海南瑪西爾公司中標。

        2018年8月7日,三亞市吉陽區財政局作出《政府采購投訴處理決定書》(吉財采決〔2018〕01號),認為:評審委員會...判定投訴人報價過低,認定其投標無效,沒有事實法律依據。評審委員會以偏離“招標價格”20%作為認定偏離異常的最低限度,等于變相設置最低限價。嚴重影響到評審委員會評審結果、中標結果和投訴人及其他投標供應商的利益。其處理決定為:三亞市吉陽區環衛所《塑料垃圾桶、電動三輪保潔車、垃圾收集箱等環衛設備采購項目》(項目編號:HNBYG2018-056)第2包中標結果無效,責令重新開展采購活動。

        海南瑪西爾公司不服上述處理決定,于2018年8月29日向本機關提出行政復議申請。2018年11月2日,本機關作出《行政復議決定書》(三財采〔2018〕3號),認為三亞市吉陽區財政局作出的《政府采購投訴處理決定書》(吉財采決〔2018〕01號),認定主要事實不清、適用依據錯誤,決定:一、撤銷三亞市吉陽區財政局作出《政府采購投訴處理決定書》(吉財采決〔2018〕01號);二、責令被申請人三亞市吉陽區財政局重新作出投訴處理決定。

        2018年12月12日,被申請人三亞市吉陽區財政局重新作出《政府采購投訴處理決定書》(吉財采決〔2018〕2號),認定:2018年6月4日,評委會評標時認定投訴人(江蘇晶福公司)的投標無效,并作出《投標無效說明》,對此,三亞市吉陽區財政局認為評委會的認定無論從程序上還是實體上來說都有違客觀公正,其評標意見應當無效,因此認為投訴人關于其投標無效的投訴事項成立,其他投訴事項不成立。被申請人重新作出如下決定:一、三亞市吉陽區環衛所《塑料垃圾桶、電動三輪保潔車、垃圾收集箱等環衛設備采購項目》(項目編號:HNBYG2018-056)第2包中標結果無效,責令重新開展采購活動;二、駁回投訴人的其他投訴。

        上述事實,有《塑料垃圾桶、電動三輪保潔車、垃圾收集箱等環衛設備采購項目》的招標文件、評標報告、江蘇晶福公司的投訴書、情況說明、合同書、評委會的投標無效說明、三亞市吉陽區財政局《政府采購投訴處理決定書》(吉財采決〔2018〕01號、吉財采決〔2018〕2號)、評審活動錄音錄像等證據在案佐證。

        本機關認為:本案爭議的焦點為三亞市吉陽區財政局《政府采購投訴處理決定書》(吉財采決〔2018〕2號)作出的“評委會作出的投標無效的認定和《投標無效說明》,從程序上和實體上都有違客觀公正,其評標意見應當無效”的認定是否合法合理。

        本機關認為,(一)在評標程序上,《政府采購投訴處理決定書》(吉財采決〔2018〕2號)認為評委會在評標時違反規定,未盡客觀、公正、獨立的評標職責。其依據的事實是:評委會在評標時,其成員并未獨立評標,...其中一位評委表示投訴人報價過低,提交的證明材料不具有可比性,其他評委也未發表不同意,然后大家就一致同意認定投訴人的投標無效”。對此,本局認為,首先,在評標過程中,其中一名評委發表意見,其他評委并沒有表示肯定或否定,評委會成員最終卻達成一致意見,但不能以此就斷然判定發表意見的評委就能左右其他不發表意見的評委的評審意見或已經影響到其他評委的獨立判斷,相反,其他評委雖然不發表意見但在《投標無效說明》上簽名確認的行為,已代表其對此作出各自的獨立意見。其次,《政府采購投訴處理決定書》(吉財采決〔2018〕2號)中并沒有認定各評委會成員有“協商”的事實,反而是認定“其他評委也未發表不同意見”,其認定事實與作出的結論相互矛盾。因此,被申請人認定評委會“未盡客觀、公正、獨立的評標職責”,事實不清,證據不足。

        此外,對于被申請人在復議答辯中提出的“從一開始評委會各成員都未獨立進行判斷,而是協商討論得出的,評審意見缺乏獨立性、不客觀不科學,明顯違反評標原則”辯解,本機關認為,依據《政府采購貨物和服務招標投標管理辦法》第六十一條規定:“評標委員會成員對需要共同認定的事項存在爭議的,應當按照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作出結論”。由此可見,在江蘇晶福公司報價明顯過低的審查過程中,評委會各成員是可以發表個人意見的,如果意見不一致,則應按照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作出結論。而被申請人在答復書中,即以幾個評委會成員“在等待江蘇晶福公司提交說明前”發表的言論,就認定“評委會成員未獨立進行判斷,而是協商討論得出的”明顯不當;因為當時江蘇晶福公司并未提交說明及材料,而評委會成員應是在江蘇晶福公司提交相關說明和證明材料后,才會獨立作出判斷的。相反,被申請人作出的《政府采購投訴處理決定書》(吉財采決〔2018〕2號)中并沒有對該部分事實進行認定。可見,被申請人答辯的“從一開始評委會各成員都未獨立進行判斷,而是協商討論得出,評委會作出的評審意見缺乏獨立性、不客觀不科學,明顯違反評標原則”同樣事實不清、證據不足。

        (二)對《政府采購投訴處理決定書》(吉財采決〔2018〕2號)“投訴人江蘇晶福公司雖然報價明顯低于其他供應商,但根據其提交的書面說明和相關材料可以證明其投標價格的合理性,投訴人的投標不應簡單認定為無效”的認定,本局認為,江蘇晶福公司的投標是否有效,應由評委會應用其專業經驗進行判斷,而評委會在要求該公司提供書面說明和提交相關證明材料后,依據政府采購法律法規和采購文件的評審程序、方法進行獨立評審和認定,符合《政府采購貨物和服務招標投標管理辦法》第六十條及招標文件的相關規定。

        (三)《政府采購投訴處理決定書》(吉財采決〔2018〕2號)對其他投訴事項2、3的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鑿,應予維持。

        綜上所述,因被申請人作出的《政府采購投訴處理決定書》(吉財采決〔2018〕2號)關于投標無效的認定,主要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應予撤銷。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第二十八條第一款第(一)項、第(三)項第1目的規定,本機關決定如下:

        一、撤銷被申請人三亞市吉陽區財政局于2018年12月12日作出《政府采購投訴處理決定書》(吉財采決〔2018〕2號)第一項處理決定,維持第二項處理決定;

        二、責令被申請人三亞市吉陽區財政局就第一項投訴事項重新作出投訴處理決定。

        如申請人對本決定不服,可以自收到本決定之日起15日內,依法向有管轄權的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三亞市財政局

            2019年2月20日



    11选5选号技巧